主页 > X水生活 >【台湾名店】粉红人妻创业背出「喜舖」一亿商机 >

【台湾名店】粉红人妻创业背出「喜舖」一亿商机

来源:申博sunbetapp下载_久发娱乐国际      2020-06-12 04:49:11     阅读次数:491

【台湾名店】粉红人妻创业背出「喜舖」一亿商机

走进喜舖台北南港总部,创办人周品妤的办公桌旁贴了一张巨幅的世界地图,每前进一个海外新市场,周品妤就会在地图上插上小图钉,「喜舖是前年开始到海外拓展,我觉得,如果在国外可以看到能代表台湾的妈妈包,是一件很酷的事。」

喜舖主打重量不到500公克的轻量妈妈包,后背包为热卖款,另有小孩与小小孩版。

68年次的周品妤,个子娇小、穿搭时尚,谈起喜舖成军短短6年,一路从网路店家到台湾已有4家实体门市,并跨足日本、香港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美国等海外市场,她没有女强人的气焰,说起话来仍是轻声细语:「婚前我在管理顾问公司、科技公司都上过班,但一直没想过要创业。」

喜舖的创立,始于一个无聊的家庭主妇打发时间。时间回到2008年,周品妤婚后辞去工作,当起家庭主妇,空闲时以「粉红人妻CPU」的帐号发文记录生活,单篇文章常吸引2000人次以上造访,「我想找一个自己调配时间,还可以顺便出国玩的工作,就决定出国跑单帮。」

周品妤喜好独特的设计款商品,便开始去泰国带家饰用品回台上网贩售,「我带的东西在网购平台要花很久的时间才能卖掉,但在部落格上,有些网友喜欢我的样子、风格,也信任我,东西很快就卖掉了,所以抱着卖不掉自己也能用的想法带货,有点像没算利润的代购,这段时间其实不算有获利。」

设计包款 挑选轻量材质学设计出身的周品妤(左一),每期都会和员工开会,讨论包款设计与配色。

2年后,周品妤因为怀孕,没办法行动自如地出国,加上怀孕后开始关注各式母婴用品,代购的商品有了转变,「那时我在找妈妈包,大部分都是欧美的进口品牌,对亚洲人来说材质偏重、尺寸偏大,我想找一个外型时尚,同时机能性强及轻量化,就算今天不带小孩也很好用的包包。」

学设计出身的周品妤,针对自己的需求开始设计包款、规划配色,拿着公婆赞助的10万元基金开始创业。2010年9月,第1批以她英文名字缩写贩售的「喜舖」包,透过部落格正式亮相,固定收看部落格的网友成了第一批买家,家里餐桌则成了创业基地。

周品妤说,透过朋友介绍,她找上在中国设厂的台商帮忙生产小量的样品,「我资历很菜,但很勤于跟工厂沟通、讨论,才能培养双方默契,这家工厂也一路长期合作到现在。」

为了区隔欧美既有妈妈包品牌,周品妤从包包的重量下手,她说:「因为我很矮,光抱孩子就很吃力,当时找厂商试了很多布料,连夹层辅料也都必须要挑选很轻的质料。」相较欧美品牌的妈妈包重量约在900克之上,喜舖的却不到500克,在网路口碑相传下,很快一炮而红。

交货瑕疵 亲自去电致歉

但製包和出国跑单帮不同,一次下单就要一定的量,周品妤说:「第1批包包做了100个,当时售价是1888元,后来发现成本和利润不成比例,就赶快调整售价。」

周品妤自己使用的妈妈包,是可挂在推车上的侧揹款,重量不到500克,却可装下尿布、副食品、小孩的换洗衣物等。

为了怕囤货造成现金压力,喜舖第一年採预购制,「有次遇到交货延期、到货又有瑕疵,还被骂黑心商人。」面对危机,周品妤除了一通通电话向客人致歉,还亲自录了一段影片道歉,平息风波后,周品妤将销售模式改为现货供应,业绩也慢慢回复,第二年就有近3000万元的营业额。

採访这天,周品妤带着2个孩子一起受访,在摄影机前曝光自己平时使用的妈妈包。从尿布、湿纸巾、副食品到小孩的换洗衣物,加上手机、钱包、化妆包等,不到5分钟立刻摆满一大桌。

周品妤说,2个孩子妈妈的身分,让她不断调整喜舖包的设计,去年喜舖开始採用回收宝特瓶的无毒环保素材製作、每个包夹层都超过10个,外层则要防水,同时包包底部还设置暗袋,可放置用过的髒尿布,「但无论哪种包款重量都要轻,否则妈妈会崩溃。」

育有双宝的部落客「布布妈」指出,她自己有1个喜舖后背包和2个侧背包,最看重的是喜舖包内部隔层多,带2个宝宝出门,顺手就能抽出尿布、奶粉,不会手忙脚乱。

创业压力 求子路艰辛

喜舖的生意刚起步,周品妤的第一个孩子也出生了,想要自己带小孩的周品妤回想,直呼当时不知道是怎幺撑过来的,「喜舖是我第一个小孩,我不想放弃,但自己带小孩这件事我也不想放弃,白天自己带小孩,等晚上8、9点小孩睡了,就工作到凌晨2、3点。」

长期睡眠不足与创业压力,让设定四年后要怀第二胎的周品妤,迟迟等不到好消息。周品妤说:「第2胎自然受孕试了一年多都生不出来,可能工作都很紧凑,但我都没想过,这会严重到生不出来。」

创业压力加上第一个孩子出生,让设定4年后要怀第2胎的周品妤,历经3次人工受孕、1次试管,顺利在今年初产下女儿「小U」。

历经3次人工受孕失败,周品妤和先生约定再去做一次试管婴儿,如果失败就放弃,最终顺利在2016年初产下女儿「小U」。

不过,半年内不断进行人工试管疗程用药与打针,加上喜舖逐渐向海外扩张,周品妤受孕期间仍飞往德国参展,吃足苦头。周品妤认为,女人为了想怀孕要付出的代价好大,还没进入疗程前觉得打针好恐怖,进入疗程后才发现,比起看到生理期又来的落空,打针的痛都不是痛了。

夫妻摩擦 经营方式迥异

「我觉得当妈妈后就是要取捨,没有办法说全拿。」一度想把第2胎带来公司上班的周品妤说:「不要想又要事业好、又要家庭好、又要小孩好,当然这不是不可能,但不能把自己逼疯。」

周品妤的先生张家祯原本在外商科技公司上班,2014年也加入喜舖,但夫妻2人个性迥异,一起工作的头一年,相处碰到很大冲击。周品妤形容:「我是羚羊族,觉得事情差不多就会去试,没有试过怎幺知道不行?决定要做一件事,我马上就从南港到淡水,但先生对事情则要有十足的把握,所以回头看他可能还在南港热车,他也会觉得,为什幺老婆在公司跟我讲话的样子,跟在家里很不一样?」

「有时他会生气要我找别人来做,或2个人才刚因公事有点争执,但又要立刻去接小孩的时候,难免会有点尴尬,但公司是我先开始的,我算是学姊吧!」周品妤笑着说:「我会请他尊重我的意见,譬如在车上我们还在聊家事,一到公司我就会转速、进入上班模式,让彼此专注在工作上。」

负责喜舖财务、系统、人资、仓管和物管的张家祯,将外商制度化的管理引进喜舖,他说:「坦白讲(前期)摩擦非常大,但我觉得满幸运的是,我们彼此都不是对方的猪队友。」

善待客户 建立亲子空间

今年3月,周品妤将喜舖早期的小办公室改装成亲子複合式空间「小喜舖」,让妈妈们可预约做指甲、种睫毛、按摩,同时有专人帮忙带小孩。周品妤说:「我没有要逃避带小孩这件事,我很爱我的小孩,但我还是会希望有小帮手,不论这个小帮手是人也好、是包包也好,这个空间是妈妈的小确幸,让妈妈可休息2小时重新出发。」

为了增添工作时轻鬆气氛,喜舖的办公室有座桃粉色的巨型溜滑梯,我们请她溜下拍照,一次又一次地反覆上下,她累到满头冒汗,上下的步伐也变慢,但没喊累,她感叹地说:「创业中的苦真的是蛮苦的,永远是遇到这个关卡,觉得苦到过不去,一旦过了,就觉得好像也还好嘛!」

妈妈们可到小喜舖预约做指甲、种睫毛、按摩,等服务,同时有专人照顾小孩。喜舖早期的小办公室今年改装为亲子複合式空间「小喜舖」周品妤说:「创业的苦永远是遇到这个关卡,觉得苦到过不去,一旦过了,就觉得好像也还好嘛!」今年11月,东京地铁大江户线车厢宣传「孕妇优先席」的海报上,母子背着喜舖妈妈包,目前在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香港等地,都有喜舖的实体门市。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评论

番石榴PP滴生活|不一样的生活|独立地报道新闻|网站地图 乐百家官网首页_pjh葡京会app下载 腾耀平台注册_银河澳门娱乐平台5144 凯发电玩_ladbrokes在线体育投注 乐豪炸金花ios_mgm美高梅7991 公海赌登录_红宝石国际登录地址是多少 二人麻烦玩真钱_手机注册送68体验金 万贯国际娱乐_金狮娱乐app手机版 新宝5登录霸_万博体育max官网 新濠娱乐79_am娱乐怎么注册账号 大润发娱乐官方_王子娱乐下载地址